文接:我是如何遇见我的理想伴侣(上)

其实我是十分不害怕受伤害,而且是那种一爱就会很投入,很认真付出的女孩。但是你说我一直老是受伤跌倒,又被朋友嘲笑感觉真的很差劲啊?渐渐的我也失去了许多原则,有段时间我总是来者不拒,照单全收。也对自己是否能迎接理想感情带着消极的心情。

後来我渐渐感受到原来我过去的失败恋爱都其实有脉络可寻。

这些我喜欢的男生都有一种共通点:在外国长大,喜欢旅游,内心自由,对生命充满热情。

我的共同模式:感受彼此互相强烈的吸引力→半推半就的发生关系→决定交往→男方逐渐冷淡→我试图更努力表现自己→痛苦,受不了自己单独的努力→我主动提分手→陷入苦苦得追寻和自我否定→又开始吸引一样的恋情。

我在为学员吸引理想伴侣的邮件课程第三堂课说:只有改变老走错误模式的自己,才有可能扭转吸引来的人的态度。

後来我变了,能把持能去判断相信直觉,才会得到现在目前谈过最美好的一场恋爱~

王子的头上好像长角罗! ☆★☆★☆★

作真实的自己,享受当下每一刻!

北京行後,我拒绝了许多送上门前的诱惑,内心专注在享受剩下在上海的时光,我列出我所想要达成的

梦想,一边在看书进修。

北京行一周後,我放假回台湾休息,住在一位好朋友家,聊天中她似乎也发现我内心能量的转变,忽然他对我说:「我发现你长大了,以前我发现你在生活各方面掌握的很好,唯独感情学的比较差,现在你听起来,似乎已经摆脱了感情的羁绊!」

不愧是最了解我的好姊妹。

回到上海,我似乎已经把这次的中国行当作是最後两个月的工作旅行。

这时有一段时间没见的好朋友吉利打电话给我,想要邀我去一家墨西哥餐厅畅饮我们共同最爱的玛格丽特(龙舌兰调出的超好喝鸡尾酒!)。

我赴约了,本以为是一个单纯的女朋友聚会,吉利却带了一个他在网路上认识的男生。

没想到这个男生後来就变成我的王子。

起初第一眼见到王子,没什么特殊感觉,只觉得他在一群中国男生之中感觉气质十分突出。他身高一百七十公分,粗犷的外表,脸上有整齐的胡渣,看起来满有个性的打扮。完全是亚洲的面孔,却有着一口伦敦口音的英式英文,听到他开口讲话的第一个印象。後来才知道他是在英国出生长大的,刚到上海来工作,也是住在浦东。

在地铁上王子跟吉利一搭一唱搞笑着,完全不像是第一次见面的人。

在地铁上吉利一直跟王子夸我英文很好,因为我是教英语老师的英语培训师,其实这样的夸耀让我感觉十分害羞,但是我也想豁出去啦,讲错了也不要担心,我渐渐也加入了他们的对话。

後来话匣子也渐渐打开,我们从咖啡厅转到墨西哥餐厅,享受畅饮,每想到当晚的活动还有随便你吃的烧烤,我立刻在盘子里夹了十几只鸡翅。

就这样大口喝酒大口吃肉(完全很放松,没有淑女形象),好不开心,後来吉利男友也加入我们,聚会更加热闹。

鸡翅掉在手上,我直接用嘴巴叼起来吃;王子看到了,说我好可爱。

我快速的用吸管吸乾我杯中的玛格丽特,开始学恐龙叫和学狮子叫,逗了整桌子大笑。

当王子指着我腰间系的大皮带,他笑指说:「这大概是我见过最大的皮带!」我想都没想地回:「你为什么不说:这是你见过最大的咪咪!哈哈哈!」王子大笑,把眼光移到我实在不雄伟的胸口,他叹了口气说:「实在没有办法说谎。」

虽然那时候我觉得王子的外型并不是特别吸引我的,但是跟他讲话好舒服,我感觉到在他面前很轻松的作自己。也是我向往很久跟异性相处的感觉。他淡淡提起他之前两位女朋友跟他交往的故事,他为他们去日本又来到中国,但还是被抛弃了,心疼之馀,让我觉得他是个用情满深的男生。

後来我们一起坐车回浦东,途中我有点醉了,一直在发呆,他手轻轻摸我的头,我还趁机一手把他的手抓住。

我下车道别,在回家途中越想越不对劲!好像丢了什么东西在车上似的。

「不对!他怎么没跟我要电话啦?!」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待续)

IMG_5364(王子下厨貌)

shoutbyh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